笪志刚:留学生性侵案为何激怒韩国

原标题:笪志刚:留学生性侵案为何激怒韩国

针对近日发生的一起由69名外国留学生对1名韩国女中学生进行百余次性侵的恶性案件,尽管韩国检方已经立案严查,韩国警方也对涉嫌性犯罪(受害者为未成年人)的69名留学生实施限制离境及进一步调查,但韩国一些民众怒气未平,弥漫网络的义愤填膺似乎正在将事件的影响推向更高层级和更大范围。

“恢复去势刑罚”“公开施暴者个人信息”,前者是韩国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国会议员洪准杓的主张,要求“物理阉割”外国性侵犯,后者则为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官网出现的韩国民众请愿内容,而且仅一天就有超过1.5万人对此表示支持。

毋庸讳言,在韩国留学或生活就必须遵守所在国的法律,不管是偷盗事件,还是涉嫌性犯罪,要相信韩国司法机构会做出符合定性的量刑裁决。至于洪准杓议员“物理阉割”要求,乃至民众要求公开施暴者个人信息的愤怒情绪,都在发出拷问,作为法治国家的韩国该如何对待外国留学生的各种犯罪?作为发达经济体的韩国民众该如何审视这种未来或许还可能出现的犯罪,而不是仅仅凭情绪化去激活“以恶治恶”的情绪化表达?

该事件也凸显韩国社会对待外国留学生,尤其是来自亚洲欠发达国家留学生,需要秉持怎样心态的思考。换言之,在法律裁量和民族情绪的天平上,在严格执法维护国民安全与处理外交关系的拿捏上,韩国社会该如何展现更良性的应对?

首先,韩国一些民众和大量网民对此事件的愤怒情绪是有来由的。去年,韩国曾爆出涉及群体性侵害的“N号房事件”, 超300万人请愿,呼吁总统文在寅亲自下令彻查此事件,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而以揭露侵犯未成年人为主题的电影《素媛》、《熔炉》也在韩国国内引发轰动效应。这样的氛围都让越来越多韩国人对性侵犯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零容忍。

其次,也需要看到国际化迅猛发展带来留学生犯罪可能增多的事实。近年,依靠外向型立国的韩国国际化快速发展,并于2021年跻身发达经济体。作为衡量国际化的指标之一,韩国的外国留学生也不断增加。截至2020年,韩国外国留学生约为15万多,其中来自中国、东盟及南亚等亚洲国家占比近70%,西方国家占比很小。留学费用相对较低、优质的教育水平、韩流文化影响力日升等等因素,让赴韩留学吸引力持续增长。

与此同时,也带来留学生犯罪的不断攀升。从电信诈骗到非法换钱,从暴行罪到嫖娼罪,有些属于留学生不熟悉韩国法律“误撞”,有些则属于明知故犯。此次事件告诉韩国,留学生犯罪常态化是接纳国必须面对的现实,关键在于如何疏堵结合、标本兼治。

再次,此次被锁定为犯罪嫌疑人的69名留学生,多数来自尼泊尔及孟加拉国。韩国保守派国会议员提出的“物理阉割”等主张,看似在维持某种公平正义,实则有打着法律的旗号迎合民粹主义之嫌。韩国某些保守派人士向来对美欧比较亲近,视落后国家则低人一等。试问,假如这些涉嫌犯罪的留学生是美国人或欧洲人,那些韩国政客还会要求“物理阉割”吗?对留学生犯罪应坚持以法律为准绳,而不是以揣度国家的强弱为尺度。

因此,国际化进程中的韩国,既要维持法律的神圣不可侵犯,也需要坚持法制框架下的非情绪化表达。(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